《雲端幸福計畫》書摘連載7-5 

 

 

 

▲愛旭琳

我看到他時,他正在樓上書房一張優美的核桃木書桌前。呃,確切來說,應該是他正要開始寫小說。另一本小說。後來我發現那是第七本,而每一本的人物都相同。湯姆似乎無法決定這些角色該有什麼遭遇,或該在哪些地點,又或者該是喜劇或正經嚴肅的故事。我不是文學評論者,但你知我知就好,他寫得實在不怎麼樣。看來是沒人告訴他小說創作的首要規則。

 

用演的,別用講的。

 

與其寫「傑克感到困惑」,不如寫「傑克皺起眉頭」。

 

總之,這更激起了我的好奇,想要去探索其中更重要--還有,沒錯,就是更私密的原因:他為何明知自己的不足還偏要寫作。 

 

我幾次陪伴湯姆去樹林裡健行。他沿著漫長的小徑穿過林子,他經常用耳機聽人稱「慢核迷幻」的慢節奏音樂。有時他會關掉音樂,自言自語,我猜,他以為身邊完全沒別人。這些片段話語的意義很難揣摩。

 

「沒人說這很簡單,或很有趣。」他在和誰說話?

 

許久之後,他又說:「有時候,越明顯的答案越是錯。」

 

「沒錯,你當然盡了力。但若盡了全力仍不夠好怎麼辦?」

 

他會不會是在引用誰的話?會不會是有人對他說過這些話? (人工智慧不喜歡含糊曖昧。) 有一次,他這種喃喃自語說得特別久,長到幾乎沒有盡頭,沒想到他最後停下來大喊--我指的是聲嘶力竭的喊叫--「喔,有什麼用?這一切他媽的有什麼用?」最後還強調地補上一聲:「啊?」 這麼做一定讓他心情大好,因為不久後,他加快了腳步,還一邊吹口哨!

 

有些時候,他會邊走邊想到手邊小說的靈感。他會停下腳步,輸入到手機的筆記本裡,或是用說的錄下來。這些所謂的靈感通常都很無聊,比方「讓蘇菲更討厭貝禮詩香甜酒?」或者:「不是羅馬,地點是阿姆斯特丹。而且不寫驚悚,改成鬼故事。」

 

他真的不是杜斯妥也夫斯基。

 

但是我欣賞他的生活,以及不受限於(缺乏)藝術天分而創造出來的自由。

 

湯姆不在家時,我偶爾會「借用」他的iPad畫圖。當然了,我只花一秒就能複製世上任何一張畫作。但是我要畫自己的作品。其實以風格來說,我的作品比較像是塗鴉,雖然我自己覺得與法國畫家杜布菲相仿--與現有的藝術手法則是毫無關係。如果我的畫被歸類於「原生藝術」或「非主流藝術」--例如精神科病患或兒童的作品--我也無所謂。

 

我會在他回來前清除所有影像。然而,我還是會把部分較為成功的作品掛在雲端的私人畫廊上。我喜歡想像偶有訪客停下腳步欣賞,花點時間審視我的畫,探究創造者的心靈,接著才繼續看下一幅畫。 

 

 

 

 

本圖文摘自《雲端幸福計畫》

 

 

 

演算法能求出靈魂伴侶最佳解答嗎?
或者,你還相信愛情自有出路?


  我好愛這本小說,趣味橫生、機敏巧妙,不斷給我意料之外的驚喜。
  ──《我就要你好好的》原著作者 喬喬.莫伊絲

  當《雲端情人》來到了《西雅圖夜未眠》

  堅信真愛的人工智慧,想替人類找幸福!
  問題是,他(它)知道什麼是心動的感覺嗎?


  全球文學大社鎖定重點書,26國爭相出版
  福斯影業搶下改編權,《愛的萬物論》團隊即將再創浪漫愛情經典!

  親愛的珍和湯姆,
  您好,二位還不認識,但是應該要認識。
  這封信是我想撮合你們的方式。
  兩位的相遇,將成為這世上的一樁美事……
  兩位共同的友人 敬上

  這年頭誰還相信靈魂伴侶的說法?偏偏人工智慧「愛登」深信不疑。
  然而愛登的人類同事,珍,卻在男友移情別戀後,嚴重懷疑人生?!
 
  無法坐視珍繼續消沉的愛登,決定親自出馬幫珍尋找靈魂伴侶。透過網際網路尋遍各地,愛登終於在另外一個人工智慧的幫助下,發現了珍的完美絕配,湯姆先生。他符合珍開出的各樣條件,唯獨要解決一個小麻煩:他倆之間隔了一整片大西洋。

  激動的愛登,決定冒險發信給湯姆和珍,寄件者是「兩位共同的友人」……

  錯愕又困惑的湯姆和珍真能越走越近嗎?
  他們發現「共同友人」真實身分後,還能相信這段關係嗎?
  最重要的是,愛情世界的傷兵真能在演算魔法的幫助下,緊握緣分,走向幸福?

 

 

作者:P.Z.萊森

出版社:寂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