瑪姬.萊文(Maggie Levine)是波士頓兒童圖書館館員,也是新手媽媽。COVID-19(新冠肺炎或武漢肺炎)疫情爆發時,她正在請育嬰假;5月中重返職場後,受到疫情影響一直在家上班。她的丈夫詹姆斯.馬赫(James Maher)是一位工程師,疫情爆發以後大部分時間也都在家上班。他們輪流照顧目前9個月大的寶寶。

 

「通常我每週的有薪工時是35小時,但疫情爆發以後,大概剩下10小時吧,」萊文接受《紐約時報》採訪時說:「但考慮到現在的狀況,我覺得我已經很盡力了。」

而先生馬赫在疫情爆發前的工時是每週40小時,疫情爆發後仍然是40小時,幾乎沒受影響。

 

 

 

職場性別差異隨疫情惡化

source:pexels

萊文與馬赫並不是個案,而是全美大潮流的縮影:最新研究指出,在全美異性配偶、夫妻皆全職工作、家有13歲以下小孩的家庭裡,自從疫情爆發、小孩停課而大人在家上班以後,職業婦女們的有薪工時被家務事以及育兒責任壓縮的程度,是爸爸們的4至5倍。研究員指出,疫情使原本就存在的職場性別差異惡化了20%至50%。

 

參與該研究的北德州大學社會學助理教授威廉.士嘉堡(William Scarborough)博士解釋,研究團隊是以美國勞工局的當前人口調查(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)作為基礎,並從2月到4月持續追蹤相同受訪人口的工時變化。士嘉堡博士說:「這提供了我們很好的機會,觀察母親及父親們在疫情爆發前的工時,以及居家令發布、學校停課、托兒中心關閉以後的影響。」

 

該研究是以美國的異性戀、雙薪家庭為觀察對象。但其他也有研究顯示,疫情中不論是否為雙薪家庭,媽媽們幾乎負擔幾大部分的育兒工作。雪城大學研究分析美國人口普查自4月至5月間的家庭脈動數據,發現在因為育兒責任而減少工時的美國人當中,超過80%是女性。

 

士嘉堡博士說,他們的研究沒有深入分析,為什麼跟丈夫一樣全職工作的女人,還要承擔較多育兒責任。但是,參與該研究的另一位研究員、華盛頓大學社會學助理教授凱特琳.柯林斯(Caitlyn Collins)博士推測這是因為「當孩子需要幫助時,他們會先找媽媽,」久而久之,媽媽自然就承擔起較多的育兒工作,也影響到上班時數。

 

 

本篇文章由親子天下授權刊登,未經同意禁止轉載。

 

你不孤單!你擔心的、傷心的、焦慮的我們都懂。

快來加入私密社團「媽媽妞真心話」,一個屬於媽媽們的交流小天地~